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唐诗故事:御前舞马

发稿时间:2014-12-21 09:58:23 来源: 国学网 中国青年网

  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之二)

  张说

  圣王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

  腕足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蹈千蹄。

  髤髵奋鬣时蹲踏,鼓怒骧身忽上跻。

  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

  唐代的大型宫廷娱乐游戏,除了“斗鸡”外,还有一种叫“舞马”。所谓“舞马”,又称“蹀马之戏”,即让装饰有金带绣衣的马群随着鼓乐舞曲作起卧跳跃、奋首扬尾、旋转直立等舞蹈动作。所不同的是,斗鸡活动起源较早,早在先秦的周宣王就有驯养斗鸡用来打斗的记载,而舞马之戏则较迟,见于文字记载的是三国曹魏时代曹植的《献文帝马表》。其中提到汉献帝时,他的父亲曹操有匹大宛国的紫騂马,“形法应图,善持头尾,教令习拜,今辄已能,又能行与鼓节相应”。另外,斗鸡常用来赌博,舞马则纯粹是一种表演,而且带有杂技技巧。据宋代李昉《太平广记》等资料记载,舞马时,有时让乐人执鞭在高台上指挥,有时又让乐人骑在马上,有时让舞马在石台上登降,有时又设置三层板床,让舞马在板床上旋转。在奏《饮酒乐》曲时,群马还会“以口衔杯,卧而复起”,叫做“登床舞拜、衔杯祝寿”。

  由于要胜任这种艺术性极强的表演活动,舞马必须品质优良,合乎其特有的标准和要求。一是要体形健美,外貌奇特,观赏性强。宋人董逌在仔细研究了前代保留的《舞马图》之后,总结说:“其为马异于今者众矣,或角或距,朱尾白鬛。盖所用于舞者,其马果有异邪?”南梁张率则描绘所见的吐谷浑舞马“有竒貌绝力”;二是必须动作协调能力强,且能解人语,善知音节。曹植在《献文帝马表》中形容自己的舞马是“善持头尾”,张率所见舞马则“能拜善舞”。因此,舞马难以从体质驽劣的中原土产马中选出,而主要来自域外一些出产良马的草原地区。这类会“习拜”,能“与鼓节相应”的“舞马”产自西域,是张骞同通西域后才流入内地的。据有关资料主要产地有四处:一是大宛。大宛位于中亚地区费尔干纳盆地,隋唐又有拔汗那等政权。该国所出“汗血马”高大矫健,号称“天马”,堪称优良之最。早从汉武帝时期,中原王朝就不惜血本从这里引进种马。宋膺《异物志》描绘道:“大宛马,有肉角数寸,或有解人语及知音舞与鼓节相应者。”曹植《献文帝马表》中提到的舞马就是来自大宛。直到今日,汗血马认为最为优良的马种,世界上有一个世界汗血马协会。今年5月12日,世界汗血马协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世界汗血马协会特别大会暨中国马文化节。土库曼斯坦(古代大宛国所在地)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赠给习近平主席一匹汗血马。第二是吐谷浑主要统治着青海地区,也以出产良马而著名。《北史》记述道:“青海周围四千余里,海内有小山。每冬冰合后,以良牝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马皆有孕,所生得驹,号为龙种,必多骏异。”吐谷浑是向中原王朝进贡舞马比较频繁的政权。南北朝时期,吐谷浑不断加强与南朝政权之间的友好关系。宋、梁相继册封吐谷浑王为河南王等名号,而吐谷浑王则将舞马作为礼品不断进贡到中原来。据沈约《宋史》卷96《索虏传》记载:宋孝武帝刘骏“大眀五年(461),(吐谷浑王)拾寅遣使献善舞马、四角羊”;姚思廉《梁书》卷33《张率传》:梁武帝萧衍“天监四年(505)三月甲寅,禊饮华光殿。其日,河南国献舞马”。于此同时,吐谷浑也像北方中原政权进贡舞马:西魏大统(535—551)初,“夸吕再遣使献能舞马及羊、牛等”。第三是吐火罗。主要在今阿姆河流域,原为大月氏西迁后的立国之地贵霜帝国疆域,居中西丝绸之路的枢纽地位。据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卷186记载:吐火罗都城“城北有玻瓈山,南崖穴中有神马。国人每牧牝马其侧,时产名驹,皆汗血焉,事与大宛同”。唐陆龟蒙有《开元杂题七首·舞马》诗中有“月窟龙孙四百蹄,骄骧轻步应金鞞”句,明代学者陈耀文考证说:“月窟,即指月氏之国。”在唐代,吐火罗很可能是中原舞马的主要进贡之地,以至陆龟蒙把唐玄宗所训练成的百匹舞马统统称作“月窟龙孙”。第四为大秦。即罗马和东罗马帝国,唐称拂菻,因在波斯湾以西,又号称“海西国”。该国地域广阔,出产良马,俗有大秦马能解人语之说。除此四地之外,西域的疏勒,境内的银州、幽州也有向朝廷进贡舞马的,但多是从外地购入作为贡品,非本地特产。《明皇杂录》说“(安)禄山尝睹其舞而心爱之,自是因以数匹卖于范阳”,说明唐代幽州一带也盛行舞马之戏。

  舞马之戏以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最盛。“舞马”和“斗鸡”一样,皆作为玄宗皇帝的八月五日生日即千秋节上重要的表演节目,地点在兴庆宫勤政殿之前,后来在元旦朝会和清明节的宫廷举行大型宴饮活动时也常有斗鸡和舞马之戏,地点在骊山或洛阳宫等地。据《新唐书·礼乐志》、《明皇杂录》、《太平广记》以及张表臣《珊瑚钩诗话·卷二》等史料和诗话对此皆有记载:“唐开元中,教舞马四百蹄,衣以文绣,饰以珠玉,和鸾金勒,星粲雾驳,分左右,每舞,藉以巨榻,舞《倾杯》数十曲。俯仰赴节,曲尽其妙。壮士举榻,马不动。乐工少年姿秀者十数人,衣黄衫,文玉带,立左右”。

  尽管开元天宝年间不是马舞的初创期,中原地区不是马舞艺术的发源地,但它凭借这个时期帝王和王族(如宁王李琏)对音乐舞蹈艺术的爱好和精通,将马舞艺术发扬光大,最终创造出一种成熟而绚丽的马舞艺术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峰。比起其它时代,玄宗时代的舞马之戏有几个显著特点:

  一是规模盛大、豪奢。据《明皇杂录·补遗》:“玄宗甞命教舞马,四百蹄各为左右,分为部,目为某家宠、某家骄。”可见玄宗时期的舞马阵容相当可观,常备舞马至少有百匹。《太平御览》等史料记载甚至多至四百匹。表演时组成一个巨大的方阵,场面展示极为壮观。《旧唐书》载,每遇勤政殿宴享,通常要调用舞马三十匹表演一曲“倾杯乐”,整个表演要用舞马百匹以上。《资治通鉴》卷218·天宝十五年条云:“初,上皇每酺宴,先设太常雅乐坐部、立部,……又教舞马百匹,衔杯上寿”。张悦在《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之二)说是“繁骄不进蹈千蹄”,则有两百匹以上。虽是诗的夸张,但也可作为舞马方阵有百匹以上的旁证。这些舞马装饰也十分豪奢,一般要“衣以文绣,络以金铃;饰其鬛间,杂以珠玉”。即身披彩纹花绣的衣服,颈悬金光灿烂的铃铛,马鬃则用珍珠美玉加以装饰,极尽其富丽之态。张说在《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中形容的“玉鞭金翅引龙媒”(之三),《舞马词》中所说的“彩旄八佾成行”(之三)也都是在夸饰舞马和指挥者的装饰华丽!一九七0年在西安何家村还出土一把唐代舞马衔环皮囊式银壶,壶两面各刻有舞马栩栩如生的舞姿形态。从其装饰,已可见其华丽。

  西安何家村出土的唐代陶土舞马

  西安何家村出土的唐代舞马衔杯银壶

  二是舞马的进呈、驯养、表演的时间、地点形成了一定制度。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700),武后设立“仗内六闲”,此后舞马专属仗内诸闲、厩。另外,东宫以内也设有马坊,由太子的亲信家奴掌管。据《旧唐书》:由域外各国入贡的马匹,经过管理马匹的太仆寺官员检查,其中优良者直接陈列在“朝堂之上”,展示天子威化,四夷宾服。差一些或有病的,则牵入太仆寺的马厩之中驯养:“献马,则殿中、太仆寺涖阅,良者入殿,孥病者入太仆”。如果是地方进献的,则经州县长官或群牧使、诸监牧使等拣选后进献到朝廷,由殿中省和太仆寺检验接收。(《旧唐书》卷48“百官志”)。管理方面,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700),武后设立“仗内六闲”,此后舞马专属仗内诸闲、厩。另外,东宫以内也设有马坊,由太子的亲信家奴掌管。至于表演的时间地点,据《唐会要·节日》:开元十七年(729)右丞相张说等上表请将玄宗生日八月五日这一天定为“千秋节”。马舞活动是作为庆贺仪式的一部分,这天在长安兴庆宫勤政殿前表演。其后,在另外两种场合下,也有舞马表演:一是元旦和清明,前者在骊山,后者常在洛阳宫,二是玄宗摆设大型宴会宴享宾客之时,亦常在勤政楼前:“玄宗在位多年,善音乐,若宴设酺会,即御勤政楼”(《旧唐书》卷28·音乐志)。根据《旧唐书·音乐志》的记载,在大型宴会上舞马表演的一般程序是:前一天就呈上节目单,玄宗亲自审阅批示:“若常享会,先一日具坐、立部乐名封上,请所奏御注而下”。宴享之时,“百僚、常参供奉官、贵戚、二王后、诸蕃酋长谢食就坐。太常大鼓,藻绘如锦,乐工齐击,声震城阙。太常卿引雅乐,每色数十人,自南鱼贯而进,列于楼下。鼓笛鸡娄,充庭考击。太常乐立部伎、坐部伎依点鼓舞,间以胡夷之伎。日旰,即内闲厩引蹀马三十匹,为《倾杯乐曲》,奋首鼓尾,纵横应节。又施三层板床,乘马而上,抃转如飞。又令宫女数百人自帷出击雷鼓,为《破阵乐》、《太平乐》、《上元乐》……又五坊使引大象入场,或拜或舞,动容鼓振,中于音律,竟日而退”

此外,马舞还有专门的表演舞台,称作“舞马台”。《陕西通志》卷72引宋敏求《长安志》说:“舞马台,在斗鸡殿之北。”

 

  唐代长安舞马台遗址

三是表演中的音乐和舞蹈组成都比较复杂,并带有杂技表演形式的高难动作。

 

  就曲子而言,《倾杯乐》是最为流行的马舞乐曲。该曲早在中宗朝已有雏形,名为《饮酒乐》。宋人程大昌《考古编》卷9曰:“世传舞马衔杯上寿起于开元,非也。中宗时已有之。景龙文馆记:殿中奏蹀马之戏,婉转中律。遇作《饮酒乐》者,以口衔杯,卧而复起。吐蕃大惊。”到玄宗朝,将此曲加以改进,每逢千秋节则奏之,成为定制。与前曲相比,《倾杯乐》在技术处理上更为复杂。《明皇杂录》说:“其曲谓之倾杯乐者,数十回。”其复杂程度可以想见。张说《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云:“试听紫骝歌乐府,何如绿骥舞华冈?”可知当时舞马乐曲多取之乐府,《华冈》也是一支比较流行的舞曲。就舞马动作而言,要与音乐高度配合“奋首鼓尾,纵横应节”,“骧首奋鬣,举趾翘尾,变态动容,皆中音律”(《明皇杂录·补遗》),还能根据调马人的举动下意识地理解其中暗示,并主动调整、改进自己的姿势动作“才敲画鼓头先奋,不假金鞭势自齐”,并且按照乐曲的要求做出更为复杂的动作:

  “连骞势出鱼龙变,蹀躞骄生鸟兽行”(张说《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之一),“髤髵奋鬣时蹲踏,鼓怒骧身忽上跻”(之二)。

  舞马表演中还带有杂技艺术。据有关资料,当时马舞,除了在地面舞蹈之外,还有种叫“乘马登高而舞”。这种高难动作又分两种形式:一种是在三层高台之上:“施三层板床,乘马而上,旋转如飞”。人在上面指挥,马在下面蹈舞,“帝以马百匹盛饰,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倾杯数十曲”(《明皇杂录·补遗》)。一种是在壮士举起的榻板之上,还要旋转如飞,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其中带有类似杂技的惊险成分:“或命壮士举一榻,马舞于榻上”(同上),“壮士举榻,马不动”(《资治通鉴》胡三省注)。演出场地上,还有专门的伴奏乐队:“乐工数人立左右前后,皆衣淡黄衫、文玉带,必求少年而姿貌美秀者。”

  唐代训练舞马陶俑

  四是唐代的马政由闲厩使和飞龙使相继独揽大权,他们多选北衙军将子弟(即“诸军小儿”)养护和调教御马,并世代袭任,俗称“马家”。与斗鸡小儿一样,养护和调教御马的“马家”小儿,凭借调马小技获得皇帝宠爱,甚至掌握大权。如在安史之乱中,随玄宗入蜀的军士在马嵬坡发生骚乱,由龙武将军陈玄礼与太子心腹飞龙马家李护国商量后,率众军请诛祸国的宰相杨国忠。玄宗答应后,为杜绝后患,又请去杨国忠妹妹杨贵妃,导致“宛转蛾眉马前死”。这位李护国即李辅国,本名静忠,原是闲厩使下马家小儿。因为善于调教舞马,被闲厩使五鉷嘉推荐到东宫。太子李亨即位为肃宗,他则成为掌控禁军的大太监。(《旧唐书》卷184,李辅国传)李辅国能以飞龙厩养马人的身份参与筹划政变,显然拥有一定权势。这也是后人批判玄宗天宝后期政治的一个重要理由。

  至于舞马之戏的本身,唐代一些诗赋有着相当一批记载如张说《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舞马词》,杜甫的《斗鸡》,郑嵎《津阳门》,王建的《楼前》,陆龟蒙《舞马》,钱起《千秋节勤政楼下观舞马赋》,阙名《舞马赋》等。其内容和创作宗旨大约有三个方向:

  一是借此颂圣或就是帝王下令的应制诗赋,借大宛、吐谷浑等地进贡的舞马来宣扬天子盛德,四夷宾服,并藉此展示帝国声威。据沈约《宋书》卷八十五《谢庄传》和卷九十六《索虏传》:宋孝武帝刘骏大明五年(461),“世祖(吐谷浑王拾寅)遣使献善舞马、四角羊”,刘骏下诏要群臣写赋歌颂,皇太大子、王公等曾作舞马歌二十七首赞贺。其中刚入选为吏部尚书的著名辞赋家谢庄献上《舞马赋》,赋中称颂孝武帝是“驭三光,总万宇,挹‘云经’之留宪,裁‘河书之’遗矩。是以德泽上昭天、下漏泉,符瑞之庆咸属,荣怀之应必躔“由于德被天下,所以四海归附。这才出现舞马从西域“辞水空而南傃,去轮台而东洎;乘玉塞而归宝,奄芝庭而献秘”。马屁拍的让孝武帝很舒服,又命他再作《舞马歌》让乐府配器在舞马表演时演唱。

  天宝十年,新科进士、唐代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钱起,有首记述他在玄宗千秋节勤政楼前观看舞马表演的赋作《千秋节勤政楼下观舞马赋》,也是一篇应制之作,一开始就是颂圣:“惟大唐之握乾符,声谐六律,化广三无。能使乘黄服皂,龙马负图。必将登高率舞,岂独载驰载驱。岁八月也,一圣之生,千秋之首。举天庆丹陵之会,率土献南山之寿。上乃御层轩,临九有。张葛天氏之乐,醉陶唐氏之酒。感百兽之来仪,即八骏之孔阜”。结尾中间描述舞马表演,结尾又归到颂圣:“虽燕王市骏骨,贰师驰绝塞。岂比夫舞皇衢,娱圣代,表吾君之善贷。向使耳长坂,翘足远坰。天骥之才莫用,盐车之役不停。安得播天乐,辉皇灵。服御惟允,箫韶是听。则知绝群称德,殊艺逸貌。足之舞之,莫匪圣人之教,则陈力者愿驱策而是效”。开头即声称大唐江山上应上天符瑞、教化天下。以致天马下凡为大唐天下服役,龙马也从洛水中献出河图。因此马不仅能够奔走驰驱,还能登高表演载歌载舞。于是在皇帝诞辰八月五日千秋之际,玄宗皇帝亲临舞马表演现场,奏乐宴饮。于是连百兽都前来舞拜献寿。结尾仍是围绕名马这个题材,颂扬玄宗识良马,用名臣,超过历史上以千金市骏骨的燕昭王和善用马的汉代名将李广利因为他们只知将名马用于征战。而当今天子却使马不在用于征战和拉车,而是来播天乐、听箫韶,作舞蹈,成为舞马,这是历代圣王都没有做到的。马屁拍得真是别出心裁!

  第二是与此创作目截然相反,藉此批判玄宗的骄奢淫逸、朝政昏乱,宠信宦官、驯鸡舞马者,导致安史之乱。李白曾写过几首批判“养鸡小儿”的诗章,如《古风四十六·一百四十年》、《古风五十六·一大车扬飞尘》、《叙旧赠江阳宰陆调》、《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等。杜甫倒是养鸡、舞马放在一起批判,他在《斗鸡》诗中忆昔叹今:“寂寞骊山道,清秋草木黄”,批判安史之乱前玄宗“斗鸡初赐锦,舞马更登床”的奢华生活。王建的《楼前》:“天宝年前勤政楼,每年三日作千秋。飞龙老马曾教舞,闻著音声总举头”。亦在忆昔叹今、追念昔日繁华中暗寓对天宝时政的批判。郑嵎《津阳门诗》和陆龟蒙《开元杂题七首·舞马》亦类此。如郑嵎《津阳门诗》中回忆当年云:“幽州晓进供奉马,玉珂宝勒黄金羁。五王扈驾夹城路,传声校猎渭水湄”皆含有盛世不再的今昔之叹,内含国运衰败一至于此的检讨和批判。其中批判最直接也最尖锐的当属金代著名诗人元好问,其《跋范宽秦川图》云:

  华清高宴戛宫梧,舞马如何护两都。

  纵得青骡还蜀道,肉得沙场白骨无。

  兴亡自取不足吁,可怜神州为盗区。

  贪征往古山川事,忘却题诗赏画图”。

  (《中州集》己集第六)

  范宽,北宋著名山水画家,代表之作有《雪景寒林图》和《溪山行旅图》等。元好问这首题画诗,就是他在欣赏范宽的《秦川图》中联想到秦川大地上当年发生的安史之乱。其中也暗藏对金代后期政治的现实批判。诗人感慨说:唐玄宗只知道在华清宫高高的枫树下铺张盛宴,只能歌舞表演的舞马不是战马,怎能保卫长安和洛阳这两座京都呢。安史乱后,舞马早在战乱中尸骨全无,自己也只能骑着驴子返回京都。安史之乱完全是荒淫逸乐的唐玄宗咎由自取啊!可怜的是:大地神州竟成为安禄山这伙匪盗肆虐之地!我一味思考着当年这段兴亡往事,都忘记欣赏范宽的《秦川图》和题跋了。

  第三是对舞马表演的欣赏尤其是表演技艺的惊叹。但这类诗赋中往往和颂圣或批判玄宗的骄奢淫逸、朝政昏乱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目的混杂在一起。属于后者的如陆龟蒙《开元杂题七首·舞马》:“月窟龙孙四百蹄,骄骧轻步应金鞞。曲终似要君王宠,回望红楼不敢嘶”;郑嵎《津阳门诗》诗:“幽州晓进供奉马,玉珂宝勒黄金羁”“马知舞彻下床榻,人惜曲终更羽衣”;王建“天宝年前勤政楼,每年三日作千秋,飞龙老友曾教舞,闻着音声总举头”(《楼前》)等。其中陆龟蒙和王建的诗作皆是在忆昔伤今、盛世不再的叹息中,描述的舞马之戏的精彩场面。陆龟蒙回忆当时玄宗开元年间的大型舞马方阵,方阵中舞马随着乐曲应节起舞的情形。王建则强调玄宗生日千秋节勤政楼前的舞马表演,更带有史料价值。郑嵎的诗作则点出舞马和指挥者装饰的华贵,从一个角度提供了舞马表演的第一手资料。在颂圣一类的诗赋中,关于舞马表演描述的更加细腻也更加夸张,如钱起《千秋节勤政楼下观舞马赋》,在颂圣的主旨下,也生动地描绘了舞马表演时的情形:“顿缨而电落朱鬣,骧首而星流白颠。动容合雅,度曲遗妍。尽庶能於意外,期一顾於君前。喷玉生风,呈奇变态”。其中“顿缨”二句描绘舞马矫健的身姿和动作的迅捷;“动容合雅,度曲遗妍则是夸饰舞马的神态则是形容舞马动作优雅,与音乐配合无间;“尽庶”二句是说舞马的许多高难动作出人意外,目的是欲得到君王的眷顾;“喷玉生风,呈奇变态”是夸饰是夸饰舞马的神态和舞姿的变化无穷。

  还有阙名的《舞马赋》描述的更为详尽、生动、夸张:“饰金羁,顿红緌”,“日照金羁,而晴光交映;风飘锦覆,而淑气相资”,这是描述舞马华丽的装饰;“类却略以凤态,终宛转而龙姿”,“宛迹迟迟,汗血生姿,顺指不动,因心所之”这是在形容大宛汗血马的风神和身姿;“聆音却立,赴节腾凑,顾迟影而倾心,效长鸣而引脰。徘徊振迅,类威凤之来仪;指顾倏忽,若腾猨之惊透”,“或进寸而退尺,时左之而右之。至如鼍鼓历考,龙笛昭宣,知执辔之有节,乃蹀足而争先,随曲变而貌无停趣,因矜顾而态有遗妍,既习之於规矩,或奉之以周旋”,这是在具体描绘舞马表演中随着音乐的节奏,时而蹲踞翻卷、踏步徘徊;时而腕足膝行、进退侧转;时而顿缨骧首、衔杯上寿等种种舞蹈乃至杂技动作。

  在众多的唐代诗人关于舞马的诗赋中,创作数量最多、最早,影响最大的当属张说。他写过三首《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还写过六首《舞马歌》。从《舞马歌》中的“二圣先天合德,群灵率土可封”(之五)诗句来看,应是写于高宗麟德元年(664)之后。因为这年,武后以谋反之名杀掉起草废皇后的诏书的上官仪和高宗长子燕王李忠,“自是上(高宗)每视事,后(武氏)垂簾于后,政无大小,皆与闻之。天下大权,悉归中宫,黜陟、杀生,决于其口,天子拱手而已,中外谓之二圣。”而三首《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则写于玄宗开元年间,因为诗中明确点出“千秋节”:“金天诞圣千秋节,玉醴还分万寿觞”(之一)。唐玄宗出生于八月五日。据《唐会要·节日》:开元十七年(729)八月五日,右丞相张说等上表请将这一天定为“千秋节”。由此也可得知,这三首《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是写于开元十七年。因为这年张说由中书令拜为尚书右丞相,集贤院学士。第二年即患病去世。张说(667—730),字道济(或作说之),原籍范阳(今河北涿州市)。世居河东(今山西永济),后徒洛阳,史载“敦气节,重然诺。为文精壮,长于碑志。”武则天策贤良方正第一,授太子校书郎,迁左补阙,后为兵部侍郎,弘文馆学士。睿宗时同中书门下乎章事,后拜中书令,封燕国公。累官至凤阁舍人。因忤旨流配钦州,唐中宗时召还。开元初年,因不附太平公主,罢知政事,唐玄宗时任中书令,任朔方节度使,建议招募壮士以充宿卫。封燕国公,擅长文辞,当时朝廷重要文件多出其手,尤长于碑文墓志,与许国公苏颋(许国公)齐名,并称“燕许大手笔”。前后三次为相,明于政体,改革不合时宜的政治和军事制度。故史家称赞他“发明典章,开元文物彬彬,说居力多”,是推动“开元之治”的一位重要人物。

  本文开头所录的《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是他写的三首舞马词中第二首,也是描述舞马表演最细腻、最生动的一首。至于创作目的正如题目所示,是颂祝二圣(唐高宗和武后)“千秋万岁”的颂圣之作,属于庙堂乐章,属于《乐府诗集》中的“杂曲歌词”,所配的乐曲是《倾杯乐》。唐代舞马活动伴奏的乐曲有数十支,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倾杯乐》。诗的开头两句“圣王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即点明题旨:咏歌舞马,为德配天地的圣王祝寿。“之一”中提到“金天诞圣千秋节,玉醴还分万寿觞”,即点明为“千秋节”祝寿之作。

  前面已经说过,唐玄宗出生于八月五日,开元十七年(729)八月五日,右丞相张说等上表请将这一天定为“千秋节”。“海西”即是西域的大秦国,唐称拂菻,因在波斯湾以西,又号称“海西国”。该国地域广阔,出产良马,俗有大秦马能解人语之说。大秦进贡舞马,是表示臣服之意。张说在“之三”中则夸饰这是由于明君爱惜人才,以致远方的良马都来投奔了:“远听明君爱逸才,玉鞭金翅引龙媒”。颂圣和夸饰,是庙堂乐章或应制诗中应有之义和必要手法,几乎所有的应制之作和庙堂乐章皆是如此,不能以此将张说视为献媚取宠之臣。实际上,张说立朝刚正并多有作为。

  诗中接下去的六句则是咏歌舞马的精神气质和出色的表演技艺。“腕足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蹈千蹄”是描述舞马跪拜天子的情形。这是一个大阵仗,两百多匹舞马组成一个方阵——“蹈千蹄”,排成整齐的队伍缓缓地向前跪拜——“腕足齐行拜两膝”。而且,这个方阵在缓缓前行中队形还不断做出变化:“连骞势出鱼龙变,蹀躞骄生鸟兽行”(之三)。五、六两句“髤髵奋鬣时蹲踏,鼓怒骧身忽上跻”,则由舞马方阵过渡到一只只舞马的精神气质具体表演的描绘。“髤髵”(xiūér),猛兽怒而鬃毛奋张貌;鬣(liè),马颈上的长毛。“髤髵奋鬣”和“鼓怒”是描写舞马的剽悍和挺拔不群之状。“时蹲踏”、“骧身”和“忽上跻”则是各种表演动作。最后两句“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则是舞马表演中最出彩的一个镜头:“衔杯上寿”。许多描述舞马表演的诗赋都会提到这个环节,如钱起《千秋节勤政楼下观舞马赋》中的“使乘黄服皂,龙马负图”“举天庆丹陵之会,率土献南山之寿”,借洛水河马负图而出来比附舞马献寿。刘宋谢庄的《舞马赋》描绘伴随舞马动作的咏歌是:“击辕之蹈,抚埃之舞,相与而歌曰:耸朝盖兮泛晨霞,灵之来兮云汉华。山有寿兮松有茂,祚神极兮贶皇家”。张说为高宗和武则天“二圣”写的《舞马词六首》之三:“屈膝衔杯赴节,倾心献寿无疆”。《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之三)中的“莫言阙下桃花舞,别有河中兰叶开”,其中的“河中兰叶开”也是借洛水河马负图而出来比附舞马献寿。“衔杯上寿”也是舞马表演的最后一个环节,所以诗中说是“终宴曲”。至于“垂头掉尾醉如泥”则是夸张舞马也像在祝寿宴上喝醉了酒。

  舞马活动以玄宗开元、天宝年间为最盛,但在唐中期仍有延续。陆游曾在文史笔记《避暑漫抄》中记有史料云:“洎肃宗克复,方散求于人间,其归于京者十无一二。”是说唐肃宗在收复两京后,曾搜罗安史之乱中散失于民间的舞马,但找到的十无一、二,可见玄宗之子肃宗李亨也爱舞马之戏。《明皇杂录》中还具体提到玄宗逃到四川后舞马散落于民间的情形:

  玄宗尝命教舞马四百蹄,其后,上既幸蜀,舞马亦散在人间,禄山尝睹其舞而心爱之,自是因以数匹卖于范阳,其后转为田承嗣所得,不之知也。杂战马中,置之外栈。忽一日,军中享士,乐作,马舞不能已。厮养皆谓其为妖,操箠击之。马谓其舞不中节,愈加抑扬顿挫。厩吏遽以马怪白之,箠至死。时人亦有如其舞马者,以暴故,终不敢言。

  文中的“禄山”即安禄山,时为范阳(今北京市和河北省保定市北部)节度使。开元末年,田承嗣任安禄山卢龙军前锋兵马使,在和奚、契丹人的战斗中屡立战功,升至武卫将军。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发动叛乱,田承嗣为其主将之一。到763年正月,唐军已收复大部分州郡,田承嗣见大势已去,于是降唐,受封莫州刺史。到773年九月为止,十年间,历任魏、博、德、沧、瀛五州都防御使、魏博节度使、检校太尉、雁门郡王。但田承嗣的部下已不知舞马的性能,当宴会奏乐时,舞马随节拍舞动,厮养者认为这是妖孽,拿鞭子揍牠。而舞马却错以为舞蹈未中节拍,更加抑扬顿挫地舞动。管理马匹的厩吏很快将此怪事报告田承嗣。田承嗣也不懂得舞马,于是下令将这些舞马用鞭子打死。当时社会上还是有人知道舞马的,但害怕田承嗣的横暴,不敢告诉他。

  中唐时代的德宗、敬宗也爱好这项活动,《旧唐书》和杜佑《通典》中都有相关记录:德宗贞元四年(788)“三月甲寅,宴百僚于麟德殿,设九部乐及内出舞马。帝制序及诗以赐羣臣,于是给御笔,仍命属和”(《旧唐书》卷40),仍仿照玄宗,不但在麟德殿前举行舞马之戏,而且还要群臣写应制诗赋。杜佑《通典》则提到驯养舞马的地点和功用:“今翔麟、凤苑廐,有蹀马,俯仰腾跃,皆合曲节。朝会用乐,则兼奏之”(卷145)。

  中唐以后,再无朝廷中有舞马的记载。明末的四公子之一方以智则明确断言:“今之字舞,鞞拂犹存,无蹀马鱼龙之戏”马舞活动在中原地区真正销声匿迹了。

  附:新唐书·礼乐志

  唐玄宗好舞马,尝以马百匹,盛饰,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倾杯》数十曲。壮士举榻,马不动。乐工少年姿秀者十数人,衣黄衫,文玉带,立左右。

  太平广记卷四三五·畜犬二李昉

  玄宗尝命教舞马四百蹄,分为左右部,各有名称,曰某家騧,其曲曰《倾盆乐》者。时塞外亦有善马来贡者,上俾之教习,无不曲尽其妙。因命衣以文绣,络以金银,饰其鬃鬣,间…,马舞于榻上,乐工数人立左右前后,皆衣淡黄衫,文玉带,必求少年而姿貌美秀者,每千秋节,命舞于勤政楼下。其后上既幸蜀,舞马亦散在人间。禄山常睹其舞而心爱之。自是因以数匹置于范阳。其后转为田承嗣所得,不之知也,杂之战马,置之外栈不知其技也。一日大飨,乐作,马闻乐而舞,厩人以为妖,遽以马怪白。承嗣命棰之,甚酷,马谓其舞不中节,抑扬顿挫,犹存故态。而鞭挞愈加,竟毙于枥下。时人亦有知其舞马者,惧暴而终不敢言。

  舞马词(六首)

  唐·张说

  (一)

  万玉朝宗凤扆,千金率领龙媒。

  眄鼓凝骄蹀躞,听歌弄影徘徊。

  (二)

  天鹿遥徵卫叔,日龙上借羲和。

  将共两骖争舞,来随八骏齐歌。

  (三)

  彩旄八佾成行,时龙五色因方。

  屈膝衔杯赴节,倾心献寿无疆。

  (四)

  帝皂龙驹沛艾,星兰骥子权奇。

  腾倚骧洋应节,繁骄接迹不移。

  (五)

  二圣先天合德,群灵率土可封。

  击石骖驔紫燕,摐金顾步苍龙。

  (六)

  圣君出震应箓,神马浮河献图。

  足踏天庭鼓舞,心将帝乐踌蹰

  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之一)

  张说

  金天诞圣千秋节,玉醴还分万寿觞。

  试听紫骝歌乐府,何如騄骥舞华冈。

  连骞势出鱼龙变,蹀躞骄生鸟兽行。

  岁岁相传指树日,翩翩来伴庆云翔。

  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之三)

  远听明君爱逸才,玉鞭金翅引龙媒。

  不因兹白人间有,定是飞黄天上来。

  影弄日华相照耀,喷含云色且徘徊。

  莫言阙下桃花舞,别有河中兰叶开。

责任编辑:张辰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粽香情浓话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