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郭汉城:对戏曲改革的认识要与时俱进

发稿时间:2014-06-13 13:28:21 来源: 《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网

  ●戏曲改革情况复杂,像一篓蟹,你勾着我,我勾着你,团团转,理还乱。但只要目标明确,抱着科学的态度,总可以梳理出一些头绪,解决一些重要问题,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方针政策问题,以收到“提纲挈领,纲举目张”之效

  ●从制定戏曲改革的政策到现在,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政策必须去适应这种变化,才能得到新的和谐、平衡,否则将产生政策和时代不完全适应的问题

  ●在有些人眼中,我们是拥有昆曲、京剧这样高超艺术的戏曲大国,少几个地方戏、民间小戏算不了什么。他们并不懂得“百花齐放”与“推陈出新”的深刻含义,当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已经放弃了时代赐予戏曲的良机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的戏曲改革成就很大,出现的失误也不少。对此,我们应该科学地进行总结。现实是从历史发展过来的,回顾历史是为了弄清是非、认识规律,让以后的路走得更扎实,走得更坚定。很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对半个多世纪的戏曲改革进行认真总结的工作,至今还没有完成。

  30年来国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广大戏曲工作者历尽艰难困苦,想尽种种办法来振兴戏曲,这些努力虽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戏曲危机”的局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扭转。戏曲改革的问题很复杂,正如过去有人形容的那样,这些问题像一篓蟹,你勾着我,我勾着你,团团转,理还乱,看着叫人沮丧。但是我觉得不管如何复杂,只要目标明确,抱着科学的态度,总可以梳理出一些头绪,解决一些重要问题,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方针政策问题,以收到“提纲挈领,纲举目张”之效。

  关于“戏曲改革”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如“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等,是戏曲改革工作一开始就定下来的,它们符合时代发展和戏曲自身发展的规律,取得了划时代的成就。但从制定政策到现在,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项工作的内涵有重大的丰富,却未能在政策上充分体现出来,以致产生政策和时代不完全适应的问题。举个例子,比如“推陈出新”,它是全部方针政策中的重要一环,但时代变了,作为“推陈出新”对象的剧种本身,在时代发展中所处的地位、作用也在不断发展变化,我们的政策必须去适应这种变化,才能得到新的和谐、平衡。

  戏曲大家族中有许多剧种,它们的发展情况也不一样。昆曲是发展得最完整、优雅的古典艺术的代表;京剧既有古典性又有民间性,高度程式化的表演艺术得到充分发展;地方戏情况复杂,但更灵活,大体上不同程度地具有这种两重性;而广大的民间小戏发展程度最低,其自身负荷不大,这又构成它的优势。但无论哪种情况,它们在现代社会都有生存发展的权利,都有“推陈出新”的要求,都有与时代结合的任务。这就是说,在进行“推陈出新”时,我们必须把它们不同的现实存在状况考虑进去,从剧种出发,而不是大而化之地一个“推陈出新”了事。

  就古典戏曲来说,我以为“推陈出新”的任务主要在于保护、抢救,在于有计划地把大量经典搬上舞台,不必花很大的力量去创作演出现代戏,做过分了反而会破坏它与歌舞结合得最完美的艺术形态。古典性、民间性相结合的剧种,其最主要的任务是提高文学性,把高度发展的表演艺术与高度的文学性相结合,这是历史没有完成,而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必须完成的任务之一。当然,可以选择适合的题材进行现代戏创作,高度发展的表演艺术有利于提高戏曲现代戏的质量,这在京剧及某些地方大剧种如豫剧、川剧中可以看到许多有力的例证。民间小戏在戏曲族群中处于“小兄弟”的地位,艺术发展处于“初级阶段”,但它们生活气息浓,形式多样,生动活泼,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与生活相结合的阻力不大,还有大剧种和其它的经验可以吸收借鉴,因而在与现实生活、现实思想相结合的时候,它们的短处会得到补足,它们的长处会爆发出巨大力量,从而开拓出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局面。

  在中国戏曲史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前一个时代艺术发展最成熟的、最具代表性的剧种,往往不是下一个时代引领发展潮流的剧种。曾经显赫一时的昆曲、京剧莫不如此。这是文艺与生活、内容与形式关系在戏曲发展中规律性的体现,也是戏曲这种程式积累型艺术发展中的不平衡规律。程式积累得越高、越完美,与生活距离也就越大,而变革还须与生活接近的剧种做起。这种发展不平衡规律,不仅在古代发生作用,在近代、现代、当代也发生作用。我们看到改革开放初期,那些平常不很显眼的民间小戏,露出它顽强的生命力,如滩簧、山歌、花鼓、采茶、彩调、花灯、二人转,以及一些少数民族戏曲等等,现代戏创作踊跃,呈现出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大气派、大局面。但当时对于这样一种形势的出现,我们的思想认识还是浅层的、表象的,没有从规律上去把握,认识不到它的长远的、真正的意义,从而难以更自觉地运用规律的力量推动戏曲的发展。

  目前看来,民间小戏没落的趋势是最严重的,它们势单力薄,在各种干扰面前,在巨大、深刻的社会变革带来的旧文艺生态环境已变、新的文艺生态环境尚未建立之前,只靠自身力量无论如何地苦苦挣扎,也难逃默默消失的命运。在有些人眼中,我们是拥有昆曲、京剧这样高超艺术的戏剧大国,少几个地方戏、民间小戏算不了什么。他们并不懂得“百花齐放”与“推陈出新”的深刻含义,当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已经放弃了时代赐予戏曲的良机。有的同志茫然于戏曲危机的无尽无了、何时是休,事实上,危机并不是绝望,只是由于被因袭观念所限,我们没有因势利导,借力发力,化不利为有利。所以我们必须看到缺失,提高理论修养,认真总结经验,从过去的实践中获得一些规律性的认识,使“糊涂人”变为“明白人”。总结好了,民族的时代的新戏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才能顺利实现。

  (作者为著名戏曲理论家)

责任编辑:王龙龙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粽香情浓话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