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陈丹青:两千年的文脉已断

发稿时间:2014-04-26 09:57:24 来源: 凤凰网 中国青年网

  破坏传统文化的症结就是“文化激进主义”,国门打开,跟西方人一打,失败了;往外一看,落后了?就着急。我们的文明本来很稳定,几千年没有变,到19世纪末开始破坏传统。

 

陈丹青访谈:两千年的文脉已断

 

  

  

  问 :你怎么看现在的国学热?

  

  陈丹青:国学要热就热,可以 “ 养 ” 很多官员嘛。就像钱文忠说中国国学基础很差,开那么多孔子学院,他想不通老师从哪儿来,想的太天真,一成立孔子学院,院长、副院长、党支部书记就都有饭吃了?!中国最要紧就是混饭吃,大家都有口饭吃,管它什么文化。

  

  问 :为什么现在商业突然开始利用文化?

  

  陈丹青:人太多,该利用的都利用过了,忽然想起来把文化忘了,干脆来弄文化,这也是一种文化,机会主义文化。活着一天是一天,逮着一件事是一件事,中国人是不讲原则的。这是中国人最不好的地方,也是中国人最好的地方。

  

  问 :这是因为中国人普遍没有信仰吗?

  

  陈丹青:是没有西方那样的信仰。中国人有自己的信仰--活下去最要紧,这是很伟大的信仰。什么东西有用咱们就用,没用就打倒它,如果翻翻历史发现有用,又会再拿出来,中国人不讲原则,不像欧洲人按照一个哲学系统、思想系统来处理国家的事和私人的事,照胡兰成的说法叫 “ 无故一本正经 ” ,永远在问 “ 我们从哪儿来、我是谁,我们往哪儿去,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 ……中国人不管这些,一会儿很怂、一会儿很猖狂,但是他总能过自己那关。

  

  问 :像刘震云的纪实作品《温故1942》,写河南大灾荒时,人们卖国求荣也要活下去?

  

  陈丹青:对!我觉得文化最好的办法就是读史,远的读不懂算了,近代史多读。虽然近代史以前被掩盖很多,但现在慢慢在拼凑、还原,很多史书已经出来了,像张鸣写辛亥革命的书(《辛亥:摇晃的中国》),里头还是有很多实情的,你们自己去判断这100年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很有文化。

  

  城市乡村化PK乡村城市化:中国用60年毁掉5000年文化

  

  问 :你之前说过, “ 人口流动已经让上海的气质改变了 ” ,这种人口流动也是对文化的一种伤害吗?

  

  陈丹青:不仅上海改变了,到处都是一样。改革开放前30年,1949年到1979年,就是我们这些城市人都给送到农村去做农民, “ 城市乡村化 ” 很成功的做到了,我做了8年的农民;1979年到现在, “ 乡村城市化 ” ,农村人往城里跑,变得城不城、乡不乡,没有像先进国家那样的大都市,也没有先进国家那样纯粹的农村区域,就这样混在一起过。

  

  问 : “ 城市乡村化 ” 会不会破坏程度小一些?

  

  陈丹青:都破坏得很大。那个时候农村被改变得很厉害,农村地主被枪毙掉或者管制起来,地主的孩子都找不到老婆。农村破坏是从土改就开始。解放后,镇压反革命断了一段时间,然后人民公社后来弄不下去,国家经济面临崩溃。接下来是改革开放,农村慢慢富裕,现在又开始盘剥农村、占用土地,农村跟官方的矛盾越来越白热化,就这样,农村被掏空,完全被掏空了。现在的农村根本不是农村,只是暂时还没有变成城市的一片区域,有人在那活着,那也不叫农民。

  

  问 :文革破坏和现在经济开发,哪一种对文化破坏更严重?

  

  陈丹青:都很严重,没钱的破坏是一种严重,有钱的破坏也是一种严重。山西平遥的城墙之所以保护下来,是因为没有钱拆城墙,结果留下一道城墙,当时全国的城墙基本全拆了。比如北京,六七十年代的城市环境比现在有意思多了,那真是一座古城,现在哪叫什么古城啊?也不是现代都市也不是古城,隔开几块地方,有个紫禁城、有个故宫,其他地方全是高速公路、大楼--很奇怪的城市。

  

  问 :为什么中国人对于故乡、对于传统会有一种强烈的怀恋和追溯欲,像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还兴起了 “ 寻根文学 ” ,而另一方面,又把传统破坏得相当厉害,比如文革或者拆迁?

  

  陈丹青:说怀念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 ,你去问问民工,民工还在乎什么家乡?哪儿能打工就行。现在家乡概念慢慢淡薄,拆迁拆得很多家乡都消逝了。中国人最伟大就在这里,寻什么根啊?活下去最要紧。

  

  (责任编辑:栖寒)

  共2页:

  

责任编辑:肖楠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粽香情浓话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