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国学

首页 >> 轮播图 >> 正文

伪国学班,凉凉。

发稿时间:2019-04-28 09:42:00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眼下,朗诵《弟子规》成了很多伪国学班的标配。

  “判断一个国学班是否是专业的,还是忽悠人挣钱的,就看它是不是教《弟子规》。”文化学者鲍鹏山跟中国新闻周刊下了定论。

  国学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数千年的积淀,不少国人打开心智都是从国学启蒙开始的,国学从娃娃抓起本是应有之义。

  只不过,国学到了伪国学班手里,被剪辑成了三纲五常、三从四德,而且呼应者众,本该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也离开学校来这里摇头晃脑。

  眼看他起高楼,到如今,伪国学班要楼塌了。

  楼塌了

  前后相差不到半个月,教育部两次印发通知,以“教基厅〔2019〕”为抬头的1、2号文件,皆指向伪国学班。

  “认真排查并严厉查处社会培训机构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行为。”3月20日,《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首条规定写道。

  与2017年的通知相比,措辞从“高度关注”变成了“严厉查处”,同时对父母等法定监护人的行为也明确提出“情节严重或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这则通知引发的舆论关注还未平息,4月1日教育部再次印发《禁止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若干规定的通知》:“不得以‘国学’为名,传授‘三从四德’、占卜、风水、算命等封建糟粕。”

  近年来,读经班、私塾等体制外教育和“疯狂的黄庄”一样,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

  今年年初,因为歌手孙楠的明星效应,伪国学班掀起舆论高潮。

  学费高昂、变相的女德教育、且无办学资质,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国学培训机构,因为孙楠携子女的加入,名噪一时。(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送女学国学,华夏学宫:成也孙楠,败也孙楠》)

  孙楠女儿就读的这所华夏学宫,位于江苏徐州,初高中每年的学费高达10.5万元。

  入学后,教学内容包括四书五经,辅之以古琴、书法、女红等传统艺术课程。

  而且,华夏学宫具备的是培训资质,并非办学历教育的资质。

  华夏学宫并非孤例,江西豫章书院、山东博雅教育学校、陕西善和传统文化基地,其教育方法都与现代教育精神南辕北辙。

  江西豫章书院对外宣称可以通过国学帮助问题少年戒除网瘾,但很多学生声称,所谓的国学其实就是鞭打、关小黑屋这样的体罚。

  起高楼

  如果追溯源头,会发现伪国学班的兴起,恰恰是因为家长对义务教育的不满足。

  沉重的课业负担、白热化的考试竞争、复杂的人际关系,相较而言,国学似乎纯粹得多。

  “现在教育培养的只是工程师、医生,培养不出像孔子一样的大家。”一位伪国学班老师在《生活日报》的采访中自信透露。

  抛开语数外,拿起四书五经,读经运动兴起了。

  儿童读经运动于上世纪90年代兴起,据说有所谓学者在公开演讲中说,一位怀孕的母亲坚持读了十个月《论语》,出生的孩子不仅相貌不凡,而且知礼懂事,晚上从不哭闹。

  “自2004年第一间私塾开办,到2014年十年间,约有3000家私塾涌现全国,读经声响彻各地。”《南方周末》2014年的一则调查显示。

  在深圳最高峰梧桐山山脚下,坐落着全国规模最大的读经村,涌来了背景各异的私塾堂主和老师,有IT工程师、报社编辑,也有茶艺服务员、餐馆老板、健身教练、辍学学生……

  读经运动兴盛,伪国学班遍地开花,商业气息盖过了书香气。

  根据“国学少儿教育第一股”童学文化2017年报,保守估计我国儿童国学教育市场规模达135亿元。《2018-2024年中国国学培训行业分析与投资决策咨询报告》显示,全国经营范围包含国学教育的相关企业已达到4000余家。

  “国学培训机构绝大多数以盈利为目的,商业化色彩非常浓。”长期研究青少儿教育的学者杨润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

  两要害

  伪国学班最突出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压根不懂国学,一个是无学历办学资质。

  很多伪国学班把《弟子规》当作经典教材,那么《弟子规》究竟属于什么档次的国学呢?

  “第一,《弟子规》不是文化经典;第二,《弟子规》不是国学;第三,《弟子规》什么都不是。拿《弟子规》教的人就是典型的不专业。”鲍鹏山跟中国新闻周刊解释。

  因为不懂,只好装懂。最典型的,就是伪国学班的老师不会跟孩子们解释经典里的具体知识,只会谈一些笼统不详的大道理。

  你若问闻鸡起舞是否有利于孩子的身体健康?他们连“闻鸡起舞”的历史都不会跟你讲,只会说孩子起床时间符合天地人一体,是顺应天地规律。

  甚至,装懂都懒得装了。伪国学班的老师只会让孩子像复读机一样念经,还说孩子读书就像牛吃草,只管去吃草,什么时候消化不用管他。

  如果说,不懂国学是副慢性毒药,无学历办学资质则是一剂穿肠猛药。

  教育部门曾三令五申,无学历办学资质的国学班,是不能进行全日制教学的。接受全日制教学的学生,也即意味着要离开义务教育体系,毕业后根本没有学历证明。

  义务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阶段,具有不可替代性,而孩子的教育选择是不可逆的,每个孩子的成长阶段,只有那么一次。

  况且,义务教育的学科设置经过科学论证,是国家行之有效的教育制度,尽管也有不完美之处,但比鱼龙混杂的伪国学班要规范得多。

  不得不承认,随着社会发展,教育需求日益多元,学校的义务教育越来越难以满足受教育者的差异化选择。

  以国学为例,义务教育的传统文化学习是不是基本上足够了?还是难以满足多样化追求?

  “今天的中小学教材里,根本就没有最低限度的国学知识,只有文言文,文言文和国学是两回事。”鲍鹏山跟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其中的区别。

  因此,中国家长对多元教育的追求,值得理解和尊重,但有个大前提。

  “需求多样性有一个基本的点,就是在完成义务教育的基础上再去满足其他需求,国学班也只能够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存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

  储朝晖解释说,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是这样。《义务教育法》没有修改,国学班代替义务教育的做法是不可以的。

责任编辑:熊真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