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赵秋成汉熹平石经简论之:汉代的经术与博士

发稿时间:2012-04-22 14:5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主讲人:赵秋成,男,49岁,辽宁沈阳人,工程师。业余爱好古典经、史并百家著作,著有《〈易林〉作者考辨辑解--兼论焦延寿之西汉易学》、《〈子夏易传〉为〈韩氏易传〉辨》、《关于西汉孟喜古文易的再探讨》等论文。潜心研究汉熹平石经多年,基本完成了汉熹平石经的五经恢复。目前正以石经研究为基础,进行汉代今文经文本及经义研究。 

  讲座简介 

  该期讲座以文献和出土文物为基础,对东汉时期的一字石经--熹平石经的刻立、流传到损毁的过程作了详细介绍,对汉代今文经学的流传源流作了梳理,并对石经在中国学术史上的价值及影响作了比较公允的评价。本期讲座分为六小节: 
  一、汉代的经术与博士:主要介绍了汉代的经书的源流传承即各经学博士的设立等情况。 
  二、熹平石经的刊刻因由及经过:主要介绍东汉时期经学的混乱局面以及对五经文字的校订过程、熹平石经的刻立原因及参与人员等。 
  三、熹平石经的具体情况:由于熹平石经已经损毁殆尽,其具体情况已经模糊。本节利用王国维的研究成果,详细考订介绍了熹平石经的经数、石数及排序情况。 
  四、汉石经的损毁并收藏:通过梳理文献的相关记载,对石经摹拓本的流传情况作了考订,对熹平石经的损毁过程、后人对残篇的搜集收藏等情况作了详细介绍。
  五、汉石经经本可参校的出土文献:该节指出了汉熹平石经在校订传世五经文字的作用,以及可与之参校的相关出土文献。 
  六、汉石经的作用并意义:介绍了熹平石经在订正经籍、石经刻立、捶拓及印刷技术等方面的重要意义即积极的促进作用。 
  该期讲座运用二重证据法,文献与实物并重,资料丰富,引证翔实,平实通俗,又具有很强的学术及文化气息。 

  汉熹平石经简论 

  所谓“石经”是刻在石头上的经书,根据内容可分为儒经、佛经、道经三种;按形式分有经碑、经幢、经板、摩崖等几种。从时间上看,儒经刻石最早;从数量上看,佛经刻石最多。从文献的流传和完整性上,也是儒、释二家经典刻石的价值最为突出。《熹平石经》是中国刻于石碑上最早的官定儒家经本,它是从东汉熹平四年(公元175年)开始刻,所以被称为“熹平石经”,至光和六年(公元183年)刻成,也称“汉石经”;又因为其字体仅为隶书一种字体,故又称“一字石经”。 

第一节:汉代的经术与博士

  对于刊刻熹平石经的因由,和汉代经学的流传兴衰有关,经过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后汉书·儒林传》中有比较详细的记述。 

  汉代重视经术,设立了五经博士。博士本为古代学官名,始于战国,秦始皇时有博士七十人。汉承秦制,诸子百家都有博士。汉文帝时,始置《书》、《诗》的经博士,并立诸子传记博士,有博士七十余人。景帝时,又置《春秋》博士。此时,博士虽百家杂陈而儒家独多,不仅《书》、《诗》、《春秋》有博士,《论语》、《孝经》、《孟子》、《尔雅》也有博士,并且《诗》博士有齐、鲁、韩三家,《春秋》博士有胡毋生、董仲舒两家。这说明此时儒家在学官已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秦及汉初,博士的职务主要是掌管图书,通古今以备顾问。汉武帝设五经博士,教授弟子,从此博士成为专门传授儒家经学的学官。汉初,《易》、《书》、《诗》、《礼》、《春秋》每经只有一家,每经置一博士,各以家法教授,故称五经博士。到西汉末年,研究五经的学者逐渐增至十四家,所以也称五经十四博士。 

  五经博士的设置,是汉朝廷掌握经学的重要标志。在这以后,经学独占了官学。 刘邦是一个不喜欢儒生、不喜欢经学的开国皇帝。陆贾不断地向刘邦称道《诗》、《书》。刘邦骂他说:老子在马上得天下,要《诗》、《书》有什么用!陆贾说:在马上得天下,还可以在马上治理它吗?并进一步说: 

  “且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昔者,吴王夫差、智伯权而亡。秦任刑法不变,卒取灭亡。乡使秦已并天下,行仁义,法先圣,陛下安得而有之?” 

  刘邦听了,面有惭色。他要陆贾把秦所以失天下,汉所以得天下,及古之成败原因写出来。陆贾每上奏一篇,刘邦未尝不称善,左右呼万岁,号其书日《新语》。这时,大概还没有设置经学方面的博士,而陆贾所论,引申经义,联系实际,已是经学博士所职掌。 

  文、景之时,见于记载者,有一经博士。如张生、晁错,爲《书》博士;申培、辕固、韩婴,皆是《诗》博士;而胡毋生、董仲舒,乃《春秋》博士。像这样设置的博士,虽都属于经学博士,还不能说是经学博士的定制。 

  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诏举贤良方正直言推陈之士,帝亲策问。董仲舒对曰:"《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理也。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以上无以持一统,法制多变,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董仲舒的主张,得到武帝的采纳。建元五年(公元前136年),武帝罢黜百家,专立五经博士。于是,除个别情况外,儒家经学以外的百家之学失去了官学中的合法地位,而五经博士成为独占官学的权威。 

  汉武帝时立五经博士,每一经都置若干博士,博士下又有弟*子。博士与弟*子传习经书,分成若干"师说",也就是若干流派。武帝时的五经博士共有七家。武帝以后经学日益兴盛,博士的数量也逐渐增加。 

  在东汉王莽更始的时期,天下动乱,礼乐分崩,典文残落。当时有许多学者为了躲避动乱,带着图书逃进深山密林隐居起来。后来光武帝刘秀中兴,恢复汉室之后,他特别爱好经术,访求儒雅学士,收集散落的图书典籍,于是那些隐居躲藏起来的学士文人都带着自己的藏书和家学云集京师,比如范升、陈元、郑兴、杜林、卫宏、刘昆、桓荣这些有名的学者都聚集而来。于是光武帝就立了五经博士,让学者们各以自己的家法传授门徒。其中,《易》有施、孟、梁丘、京氏四家,《尚书》有欧阳、大、小夏侯三家,《诗》有齐、鲁、韩三家,《礼》有大、小戴二家,《春秋》有严、颜二家,一共立了十四位博士,由太常负责总领管理。 

  建武五年(公元29年),修起太学;中元元年(公元56年),初建三雍,即辟雍、明堂、灵台,合称三雍,是帝王举行祭祀、典礼的场所。到明帝即位的时候,亲行其礼。每次飨射礼毕,明帝正坐,亲自讲经,诸儒都捧着经书在前进行问难辩论,当时的贵族文人都围堵在桥门那里观看、听讲,人数"盖亿万计"。其后,又为功臣子孙、以及外戚樊、郭、阴、马四家的子弟另外建立校舍,搜选博学高能的人给他们讲课。据说当时"自期门羽林之士,悉令通《孝经》章句",甚至连匈奴也派子弟来入学。所以在汉明帝永平年间,这种学风达到鼎盛,《儒林传》赞叹说:"济济乎,洋洋乎,盛于永平矣!" 

  (本文由国学复兴文化论坛供稿 刊载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

 

责任编辑: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粽香情浓话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