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茶在宋代为“国饮”

发稿时间:2014-08-09 14:52:04 来源: 长沙晚报 中国青年网

  宋代“崇文抑武”,实行“文人治国”,雅致、内敛、含蓄、隽永的审美情趣及理念成为一时风尚。“琴棋书画诗酒茶”被称为“文人七件宝”,“茶”居其一。可以说,茶在宋代是“国饮”,极为风行,上至帝王,延及文人,下至市井百姓,品茶斗茶,均是行家里手。

  宋代饮茶由唐代的“煮茶”演化为“点茶”,茶叶先碾成碎末,然后以茶宪击拂成茶汤饮用,可以说,主要的茶艺都是在茶碗、茶盏中完成。所以茶盏、茶碗在宋代茶事中最常见,也最为讲究。同时宋人尚白茶,所以能衬托茶色的各类黑釉盏最受认可。从历代文献及现今的考古资料看,宋代茶器中建窑兔毫盏最受推崇,吉州木叶、贴花等也深得文人之爱。当然也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同安窑“珠光青瓷”等。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下国内外遗存下来的宋人绝美的茶盏、茶碗。

  一、建窑三名品:曜变、油滴、兔毫

  1.建窑“曜变三绝”及“亚曜变”

  说起宋代茶器,不得不提建窑;说起建窑,不得不提“曜变天目三绝”。这三件建窑稀世珍品难得一见,目前泱泱中国,无一完整器物传世。仅见的片瓷之珍出现在杭州工地,据说小半个残碗也是价值30万元,是有钱难买的罕见之物,完整器之珍贵可想而知。目前,“曜变天目三绝”被日本政府公布为“国宝”,分别收藏在东京静嘉堂、京都大德寺龙光院、大阪藤田美术馆。

  这类曜变天目可以随着光线的变化,发出七彩宝光,华丽精美。日本人形容这盏(碗)为“碗中宇宙”,意思是一个碗里可以看见整个星空,变化莫测,星光闪烁,极为耀眼华美。这种曜变天目目前虽有国内外多种仿制品,但均与原作有差距。还有一类比较特殊的是“准曜变”或“亚曜变”,目前仅见一例。

  2.建窑“油滴天目”

  “曜变”罕见,另外一类油滴存世量稍多,完整器不过十余品,国内几乎不见,也是极为出彩的作品。目前主要收藏在日本,如九州国立博物馆、东京国立美术馆、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根津美术馆、德川美术馆、松平直国等公私收藏的油滴都极为绝美。其中东洋陶瓷美术馆油滴盏被定为日本“国宝”,其他的也大多被公布为“重要文化财产”。说起这类油滴的成因,其实是因为釉中含有大量铁元素,在窑炉高温烧造过程中,这类铁的氧化物析出在釉表面,然后在冷却过程中形成各类圆形结晶斑点。根据颜色的不同,可以细分“金油滴”及“银油滴”。其中以银白色的银油滴多见其唯美。油滴器物在宋代其他窑口多有仿制,如河南、河北、山西等地数以百计的窑口都可见,但质量不如建窑。

  3.建窑兔毫盏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言“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说的正是建窑中的兔毫盏;蔡襄在《茶录》中也有“兔毫紫瓯新,蟹眼煮清泉”诗句;苏轼“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也表了一把对兔毫的情有独钟。这类盏大多标有“进御”、“供盏”款,其实是当时的“贡品”,为“贡窑”,地位可以与定窑相媲美,仅低于“汝、官、哥、均”。

  建窑兔毫盏尤受帝王、上层文人推崇,或许还是占了量大及纹理的便宜。“曜变”、“油滴”毕竟罕见,估计是数以万计的盏中才能出现一二,并且有长期氧化所产生的包浆、宝光,生产之处未必有如此的光影变化之感。而兔毫在建窑中属于量产品种,一则方便完成进贡任务;二则这类上下灵动的条理,也有倒影拂动之感,生机活现,别有情趣。总体说来,宋代茶盏第一属建窑莫属。

  二、吉州窑双绝:木叶与贴花

  除了建窑,吉州窑茶器也是颇受推崇的。吉州窑在今江西吉安永和镇上,宋代属“吉州”,故名。吉州窑是一集大成的窑口,仿制独创均极为出色。产品中有定窑、磁州窑、湖田窑、建窑、龙泉窑等各类风格之作。其中兔毫与建窑相比,各有味道,互有优劣。另外独创的玳瑁、贴花、木叶均属于名品。成为国内现今诸多藏家的心头之好。其中最名贵者推木叶盏。

  1.吉州木叶盏

  木叶盏在吉州窑中产量极少,目前存世的数量不多。通行的观点认为叶子是“桑叶”,当时有“桑叶能通禅”之说。制作方法是先把桑叶发酵只剩下脉络,然后沾釉贴于茶盏内,入窑烧制而成。

  目前的“木叶之王”是江西省博物馆收藏的一只桑叶盏,出土于上饶南宋开禧二年(1206年)赵氏墓。桑叶硕大,叶色金黄,纹理丝丝可见,倒上水,有叶片漂浮水中之感。极具巧思,胜于天成。这类桑叶盏叶子或舒展,或卷曲,或两三贴于盏底,或一片半片贴于盏沿,每一片均有各自的味道。这类盏是民间艺术与自然的和谐融合,是禅宗文化与茶文化的完美载体。

  2.吉州剪纸贴花盏

  吉州窑除木叶盏外,还有一项独创的工艺就是剪纸贴花瓷器。这类作品是窑工利用剪纸工艺,剪出一些喜闻乐见的纹样,然后贴伏于釉上再撕去,形成纹样入窑烧制而成。整体的效果犹如剪影一般,具有二维画面感觉。倒上茶水后,在水纹的晃动下,可以看到纹样在其中若隐若现、忽暗忽明,让人联想艳阳下的湖面倒影,或者想到明月高悬下的皮影表演,颇具趣味。剪纸贴花瓷器的纹饰包括各类动物、各类鸟纹、各类花卉、各类吉语纹饰等。现今有研究者认为这类贴花工艺是模仿“茶百戏”的理念,继承了“漏影春”的北宋陶玩法。《清异录》曾记载“茶至唐始盛,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叟散灭,此茶之变也,时人谓之茶百戏”。看来吉州工匠把难度极高的“茶百戏”通过简单的贴花工艺而简单化了。有了各类贴花盏,普通的喝茶者只要轻轻搅动茶汤,即有了花鸟在眼前之感了,确实是高招。

  三、世界最出名的残器:龙泉“蚂蝗绊”

  宋代瓷器中,龙泉窑并不是以烧制茶器著名。而是以各类祭祀及装饰用的瓶、炉最为出彩。但是,一件被誉为“世界最出名的残器”的青瓷茶碗却出自龙泉窑,这就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龙泉窑“蚂蝗绊”。

  这件瓷器在南宋时期传到日本,后在室町时代由当时的掌权大将军足利义政获得,但是已经出现冲线。足利义政对这件青瓷极为钟爱,特意派遣使臣把此器带到大明王朝,请求再赏赐一个类似的瓷碗,但已经不可再得,也无法仿制出,只得锔补完整以了事。因锔钉在氧化后,黝黑之色像黏附在器上的蚂蝗,故被取了一个“蚂蝗绊”的俗称。虽然是一件残器,但是经过数百年的传承,这件上了锔钉的名品被其优美的釉色以及神奇的传承经历包装得日益出名,现如今已经被人誉为“世界最出名的残器”。抛开其他,就此物论事,日本人对中国文物的热爱确实让人敬佩。

  以上简单列举了一些宋代的著名茶器,并且集中在南方窑口,其实北方窑口也有非常多的名窑,也生产各类瓷器作品,但从历史上的题咏及得到的认可看,茶器确实略输南方各类黑、青釉色瓷器。现今茶文化复兴,茶器也日益变得讲究,追寻中国风雅文化顶峰的宋代,品一品曾经的恬静、淡雅,从中学得三两分雅量,显得尤其必要,故为文。 图/文 黄志

责任编辑:刘畅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粽香情浓话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